首页» 理论研究» 和谐社会十二条

和谐社会十二条

发文单位: 发文时间:2005-12-27
作者:邓伟志
建设和谐社会,合乎马列,顺乎人心。联系当今实际,我提一个建设和谐社会的大纲,供参考。 

  一、缩小贫富差距 

  贫富差距各国都有,并将长期存在,问题是不能太大。贫富悬殊是社会的振荡器。对此,马克思打过一个比方:房屋不管多小,只要左邻右舍差不多,他都不会有太大意见。可是,一旦旁边耸立起大厦,他就会感到自己小得可怜了,就会不满意了。近年局部地区不太平的主要缘由是贫富差距偏大。邓小平有三句话:第一是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;第二是共同富裕;第三是不能搞“两极分化”(至少讲过十多次)。三者是辩证统一,不可偏废。 

  二、调整阶级阶层关系 

  阶级阶层结构以“橄榄形”为最和谐。我们的阶级阶层结构是什么“形”?有人说是洋葱头形,有人说是哑铃形。总而言之,是少数人太富。我们曾批判中层阶级,结果是越批判,中等收入的人越少。阶级阶层结构要形如橄榄,必须大幅度扩大中等收入人群。 

  三、完善社会保障体系 

  “利为民所谋”就是为人民谋福利。可以不搞高福利,但不可没有中低档的福利。这些年用于社保的资金虽有增加,可是还嫌太少。要积极地贯彻积极的就业政策。劳动权是公民的第二权利。 

  四、处理好第一次分配与第二次分配的关系 

  社会保障是必不可少的第二次分配。可是,第二次分配在缩小贫富差距中的作用是扬汤止沸,第一次分配在缩小贫富差距中的作用才是釜底抽薪。为了政府行为的方便而高征税是不对的;为了少数人更富,低征税也是不对的。我们在所得税、遗产税方面的税率太低了,助长了马太效应(简单地说,就是穷者越穷,富者越富。――编者)。要改变分配中“资高劳低”的现象,适当提高劳动在分配中的比例。 

  五、处理好所有制与分配的关系分配很重要,所有制更重要。是所有制决定分配,而不是分配决定所有制。这是在《哥达纲领批判》中讲得很清楚的。要一手拉着公有制,一手拉着非公有制,二者都是经济命脉。二者之间也有一个和谐的问题。主体就是主体。主体的地位如何体现?当从长计议。 

  六、加快政治体制改革的步伐 

  各项改革应当是配套的、同步的。要处理好党政关系,党政之间该分工的分工,该分开的分开。要处理好上下级关系。上级竭诚服务下级,下级才会心悦诚服地服从上级。官本位是权钱交易的温床,要坚决打掉官本位。监督要硬,软了不行;要全方位,要建立民告官的保护机制,要开展舆论监督。 

  七、和谐社会应当是公民社会 

  公民社会就是法治社会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不平等就不和谐,平等是和谐的根基。公民社会就是民主社会,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。要扩大社会参与,克服社会冷漠。要提高社区自治,细细咀嚼一下“自治”的“自”字。要扩大选举面,提高投票意识。在选民眼里选票应该重于黄金。 

  八、要发展社会组织 

  非政府组织是政府的伴侣。不要把社会组织都看作海啸。社会组织能起到政府起不到、也不应当起的作用。社会组织是社会交融的黏合剂,是社会矛盾的稀释剂,是社会冲突的“靠球”(可缓冲船舶冲撞的一种设备。――编者)。社会组织还是政府的“减肥剂”。“大社会”大不了,“小政府”就小不了。“大政府”难以成为强政府。发展社会团体有助于建设团体社会。社团要力避行政化,要增强生命力。 

  九、加强多党合作制 

  政党是重要的社会资源。中国的八个民主党派是和谐社会中跳动着的音符。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是人民的选择、历史的结晶、文化的认同。党派的组织性应高于社团。党派要增强执政党的领导意识,同时要尽到监督的责任。监督者更应受监督。 

  十、向社会管理倾斜 

  不论政府职能如何变化,社会管理都是不可缺少的。要加大对科教文卫体等各项社会事业的投入。社会事业的硬件上不去,社会问题少不了。这是全人类的共识。不过也要看到,现代社会是三分建设,七分管理。管理要有指标体系。社会指标体系是管理的指南、考评的依据、发展的导向。 

  十一、制定透亮的社会政策,做好各项社会工作 

  社会政策是面向全民的,面向全民的政策要动员全民大讨论。要极力避免由不穷的人去制定管穷人的政策。社会政策要靠社会工作去落实。社会工作是一门学问。要培养一大批社会工作者,要组织一大批志愿者。地方领导都要争做一号志愿者。 

  十二、繁荣文化是和谐社会的长效机制 

  目标一致是和谐的首要条件。目标就是价值取向。价值取向植根于文化之中。“一花独放不是春”,文化永远是多彩的。多彩是最大的财富。“高和谐”高就高在能够做到多元一体。56个民族的文化构成一个中华民族文化。“城市即文化,文化即城市”。文化的繁荣是和谐社会的长效机制。 

  我们相信,在马克思主义和谐理论指导下,一个社会资源兼容共生、社会结构合理匀称、社会规范先进而有序、社会运筹得当而灵活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,一定会在我们手中变成光辉的现实!(作者为上海大学教授)

  《北京日报》(2005年3月28日)